前段時間參加農村喜宴,席間幾位婆婆吐槽兒媳。

? ? ? 我帮媳妇带伢做饭洗衣服,她还总是嫌这不好那不好,现在婆婆不好当!

? ? ? 嫌不好怕什么,我跑回来不带。现在蛮好,她自己想怎么弄怎么弄。

? ? ? 媳妇老说养不起,有什么养不起的?过去三四个不照样大了,不照样培养出大学生。

說到最後總結:過去物質條件那麽差,女人生了那麽多孩子,全都靠自己拉扯長大。現在養一兩個孩子,年輕媳婦怨聲載道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早上被“哭鈴”吵醒,聞到一股子哈喇味,我被自己惡心到了:洗頭5分鍾,管上一星期,今天必須擠時間洗!

沖進衛生間接盆熱水,回房把兩娃穿戴整齊,讓姐弟倆坐在床邊玩。千叮萬囑叫豌豆愛護弟弟,雖然剛滿兩歲的她似懂非懂,每次兩人笑著靠近哭著扯皮。

自從當媽洗頭沖澡減配,赤身裸體敞開門聽動靜。這次也不例外,火急火燎地潤發揉搓沖洗,希望盡快將孩子收入視線。

“哇……啊……”突然,同時傳來豌豆尖叫和弟弟嚎哭的聲音。真是越怕什麽越來什麽!

我來不及擰幹頭發,三個箭步跨進房內。只見弟弟左眼臉頰處流血,豌豆翹著上唇懷抱玩具熊,嘴裏振振有詞“這是我的!”待我蹲下仔細查看,發現傷口留有齒印,心裏頓時猜個大概。

老公年前辭職回家前,這樣的情景經常發生,我每天活在提心吊膽中。奈何那會我一個人精力有限,豌豆姐弟經常自傷或互傷,額頭臉頰斷不了青淤或爪印。

老大翻箱倒櫃像老鼠,老二不會走路要人抱,我天天吃不好睡不好,時時陷入焦躁狂亂,再碰上孩子磕碰挂彩,公公吐一句“帶娃用心”,分分鍾憋成十級內傷。

前幾日,弟弟鼻翼有塊小血痂,得知系孩子自己摔傷,公公當我和老公面說,“怎麽搞的,這乖的兩個伢。”也不知到底心疼孩子,還是埋怨我們不仔細。

兩年前,第一次聽到類似的話,心裏會惡狠狠地咒他。

別人即使沒親身帶娃,嘴裏也都歎帶娃磨人,怎麽到您那輕而易舉?如今聽得耳根子長繭,早已習慣當作耳旁風,不爭不吵對彼此都好。

豌豆剛會翻爬那幾個月,每次趁她睡著下樓吃飯,筷子趕碗一頓狼吞虎咽。期間聽到孩子突然醒哭,三下兩下扒完剩余飯菜,一鼓作氣跑上樓查看情況。

公公見我總是神色慌張,有一次輕描淡寫地說道:

? ? ? 带伢不要太过细,哭就让她哭一会,哭累了自然不哭,别自己把伢惯死。以往趁伢睡觉出门办事,哪像你们这样离不得手。

他永遠不會明白,我不光心疼孩子哭,更擔心她從床上掉落,畢竟已有前車之鑒,後腦勺著地砰地一聲,抱起來哭了好久才止,把豌豆爸爸嚇得不輕。

二胎臨産前兩個月,公公承諾他請保姆。公公認爲,農村閑賦在家的婆婆很多,2000多塊錢肯定能尋到人。結果直到我生産出院,還沒找到人願意接手。

當時,老公陪産假即將結束,我萬般無奈委托父母,幫我在鎮上找到一婆婆,曾在武漢做過多年月嫂。公公得知工資瞬間黑臉,說出一堆此生紮心的話,只恨我和老公當時啃老。

公公至今堅持,包吃包住不吹風不淋雨,照顧人坐月子何值四千。過去帶孩子沒那多講究,女人出了月子做這做那,不照樣身體健康活八十。

去年夏日弟弟一歲前後,公公吃過晚飯心情較好時,會抱他到路邊或附近超市玩,回來就喜歡自言自語地說,個把伢怎麽不好帶,抱在手上不哭不鬧。

他當然覺得好帶,一周抱兩到三次,每次約一個小時。不用管吃喝拉撒,不用管日夜啼歌,不用管頭疼腦熱,這樣的一個小時,請給全世界寶媽來一億!

? ? ? 全职宝妈说,现在孩子比过去难带。公公婆婆说,怎么就没过去好带了!

? ? ? 职场宝妈说,婆婆带娃各种不上心。公公婆婆说,带娃比你们上班还累!

靠嘴巴帶娃的人最懂帶娃?産生分歧的真相只有一個:

沒有親自長年累月帶娃的人,體驗不到24小時意味什麽。Ta也許參與了其中數小時,也許陪伴了某個不長階段,便會管中窺豹以爲不過爾爾。

“現在女人矯情吃不了苦”,我母親曾經也會埋汰我,當她真正與我一起配合,終于從方方面面感受到——

過去帶娃叫養活,衣食住行吃飽穿暖活著就行;現在帶娃叫培養,身心發育言行舉止樣樣在意。

換位思考是人們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話,但若不能從視角或身體真正交換位置,一個人永遠不會懂得換位思考的含義。

上周在育兒群點開一段監控錄像,視頻中的婆婆單手執奶瓶喂奶,眼睛和臉部卻在朝向客廳電視。

只是不知道,從婆婆放松自如的神態來看,對家裏安裝有監控是否知情。

發布視頻的寶媽正在上班,打開電腦同步監控系統,看到這一幕心裏十分不悅:“我覺得女兒被抱姿勢很不舒服,你看她的腦袋那樣吊著喝奶……”

接著群裏有人訴說,爲了不讓婆婆在家看電視劇,把遙控器藏起來甚至帶到單位。

在家安裝監控設備無可厚非,都是爲了更科學地照看孩子,但是如果變成監督婆婆是否偷懶,是否按照自己標准執行帶娃任務,讓我只能感歎世界之大無奇不有。

以我自己的全職帶娃經曆,有時爲了騰出手來做事,只好給電子私图繞住孩子。偶爾用私图刷刷電視劇,讓孩子在地上爬會哭會,真的只是因爲人太累了,需要找點樂子調節自己。

這個社會的家庭矛盾大多在于,多數人沒有一以貫之的價值觀。只允許自己自私,把義務推給別人;不允許別人自私,把問題歸于別人。

? ? ? 当自己身处弱势时,从左边口袋掏出一套道理:“我多不容易,你竟然不心疼我。”

? ? ? 当自己身处强势时,从右边口袋掏出一套道理:“你怎么这样,我对你还不够好?”

很少有身處強勢的人主動換到弱勢位置,去尊重別人的付出,去理解別人的辛勞。

所以,不帶孩子的公公婆婆會說,不就是帶個孩子能有多累?不帶孩子的職場寶媽也說,娃給你帶個白天都帶不好!

大學好友小吳表示,特別佩服那些全職寶媽,隱忍克制需要多大能耐。換做脾氣火爆的她,可能三天瞌睡沒睡飽,就會生出無名怒火,跟孩子爸拍桌對嚷。

“我對孩子生活上比較粗放,不會按照育兒書照本宣科。”小吳坦誠,一些老人帶娃的習慣,只要不是原則性問題,大多數睜只眼閉只眼,“換做我和老公自己帶娃,也不一定事事做得順心”。

從産後4個月斷奶複職,到現在女兒接近3歲,紫薇把娃托管給鎮上婆婆,夫妻二人現都在武漢上班。她深知,自己帶孩子缺乏耐心,而婆婆個性樂觀開朗,能幫她帶娃非常感激。

孟子雲:“行有不得者,皆反求諸己。”

真正有誠意的換位思考是,同情女人全職帶孩子的不易,多給她們言行上的理解支持,少說一些磨磨唧唧的風涼話。

真正有情懷的換位思考是,認同老人幫忙帶孩子的價值,多關注他們默默付出的部分,少盯著他們屢教不改的陋習。

實在合不來的、看不順眼的、不易相處的,脫離經濟和人力依存試試看?就像豌豆媽媽前幾篇文章提到的,要麽脫敏,要麽脫離。